乐动体育平台-官网

长征时期的“特殊”中秋节
发布时间:2021-09-20 点击数:  来源: 字号: [ 复制链接 ]

又逢中秋,阖家团圆,你是否想过,八十多年前的长征路上,远离家乡的红军战士们曾度过了怎样的中秋节?战火连天、艰难行进的间隙,他们是否望向那一轮圆月,是否默默祝祷国家安宁、举家团圆?今天,“学习强国”学台带您走进他们的故事,感受“特殊”中秋节背后的牺牲与苦痛、胜利与喜悦。


“八月十四”过中秋

1934年秋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进入最艰难的阶段。福建省长汀县中复村的松毛岭,是中央苏区东大门的最后屏障。一旦被攻破,国民党军便可长驱直入,威胁中央苏维埃政府所在地——瑞金。

9月23日正是中秋节,国民党军妄图借过节发起突然袭击,消灭红军。苏区政府获知消息后,将计就计,与乡亲们相约八月十四过中秋,八月十五迎敌。

9月23日7时,国民党军向松毛岭发动猛烈进攻,数小时内发射了几千发炮弹,几十架“黑寡妇”德制飞机轮番扫射、轰炸,碗口粗的松树被拦腰炸断……

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,红军凭着步枪、机枪和手榴弹等轻武器,在长汀地方武装部队和苏区群众的配合下,鏖战7天7夜,最终牺牲近万人,为中央红军主力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。

这就是著名的松毛岭保卫战,红军长征前的最后一战。


1.png

福建省长汀县中复村“红军桥”,红军征兵处。图片来源: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


1934年9月30日上午,中复村观寿公祠前,红军召开大会动员群众疏散。战士们冒着蒙蒙细雨,在亲人的注视下,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路。


2.png

福建省长汀县中复村观寿公祠,松毛岭保卫战指挥部旧址。图片来源: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


英雄一去八十七载。如今,居住在松毛岭附近的人们依然延续着“八月十四过中秋”的习俗……

他们说:

每次过节就能想起当年的红军,

想起为新中国而牺牲的人们,

想起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!


3.png

松毛岭保卫战指挥部旧址内部。图片来源: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


“被遗忘”的中秋节

1935年9月12日也是一个中秋节,中央红军穿过一望无际的草地,抵达甘南藏区。前路是北上还是南下,此时尚无定论;天气渐寒、食物短缺,更让这支队伍疲惫不堪。于是,圆月依旧,团圆佳节,离家已久的战士们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遗忘。

时任红一军团直属队总支书记的萧锋在日记中写道:

“晨出发,经巴拉奠、岸哇、纳高到阿夏乡宿营,行程八十里。这一带青稞麦长得较好,筹粮比较方便。三军团还在我们后面,要发扬友爱互助精神,筹的粮食,除一部分自己吃外,其余留给三军团用。”

萧锋的日记中没有关于中秋节的只言片语。

时任红九军团供给部部长的赵镕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的内容:

“今天是中秋节,晚上月色皎洁,但部队驻扎在藏族地区吃饭都困难,更无赏月之谈,似乎大家都已忘了这个传统节日。”

这个中秋节,没有人刻意提起,但是大家都在想办法解决各种问题。

赵镕在日记中写道:

“今日天朗气清,终日无云,但白露已过,秋风徐徐吹来,使人感到凉意。我动员缝纫班加快工作进度,把各单位送来的羊皮,尽快做成背心,同时还发动各科、运输队和监护连的同志一齐动手,撕羊毛,撵毛线,加紧织成背心。”

筹粮工作也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。萧锋在1935年8月31日的日记中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:“筹粮时,要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群众不在时一定要打借条。”

粮食就是生命,

如此艰苦的条件下,

红军“忘了”团圆的中秋节,

却始终将人民的利益记在心间、

高举过头顶。


4.png


胜利前夕的中秋节


1936年9月30日,中秋节,距红军三路主力会师不到一个月。长征即将胜利,中秋节也多了几许温馨。

——这个中秋,邓颖超送来了月饼

已到达陕北的红军干部童小鹏在日记中记录了一次中秋聚餐:

“红军大学这天会餐,这次会餐吃了八九个菜,最后还有两个梨子。今天参加这会餐真是像出嫁了的女郎回娘家过节一样,记得从前在家里时,今天正是去接姐姐回来过节的时候。”

那晚,周恩来夫人邓颖超为战士们送来月饼,童小鹏分到了一块。他兴奋地说:“好久没有吃过的饼子,今天吃一个觉得很有味道,她这样的好意更值得多谢。”

——这个中秋,工人们收到了过节费

1936年7月,红二、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甘孜会师,红二、六军团和红三十二军整编为红二方面军。赵镕在7月2日的日记中写道:

“今天刚行动不久,就翻越了一座大山。可喜的是人们盼望已久的北上终于到来了,人人精神振奋,没有一个掉队的。”

红二方面军7月穿过草地,9月下旬到达甘肃成县,随即组织人手做衣服,军民干劲儿十足,胜利越来越近了。

9月30日中秋节这天,红二方面军洋溢着别样的节日气氛。赵镕在日记中写道:

“今天是中秋节,缝衣工人要求预支工资。现已让刘科长将截至今天的工资,外加三天的中秋慰劳费一律发清。工人们都说红军做事公平合理,不像国民党军队对工人一再克扣,使工人难以养家糊口,现红军不仅体贴他们的劳动,还增发慰劳费,使他们很感动。”

这份慰问里不仅有红军对老百姓的关怀,更传递着干劲儿十足的喜悦。

——为了期待已久的“团圆”

1936年9月30日,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政治部主任张子意的日记只写了三行:

“给各扩红突击队关于最后突击周的一封指示信。写信给各突击队长。今日病愈而头甚痛。”

所谓“扩红”即扩大红军,这年10月1日至7日是他们规划的“最后扩红突击周”。

同一天,彭德怀给北进中的红四方面军发去了一封电报。电报的内容是红一方面军为迎接红四方面军北上所进行的部署,提到第二师附骑兵第二团为左纵队,七十三师为右纵队,而主力在郭城驿替四方面军征集粮食,骑兵向兰州方向游击。

兵力、粮食、被服……一切的部署,一切的准备,都在宣告:红军三大主力的“大团圆”即将来临。

1936年10月,

红军三大主力

在会宁和将台堡地区会师,

长征胜利结束。


1212.jpg

甘肃会宁红军长征胜利会师纪念塔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
走好我们的长征路

长征路上的明月

照亮了红军战士们前行的方向,

也照亮了心中的信仰。

心中有信仰,脚下有力量,

于是

他们走出了一片新天地,

走向了新中国。

今天,明月依旧,

我们要握紧革命先辈的接力棒,

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

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。